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园丁风采 > 园丁风采 > 正文内容

不放弃!全力救治危重症患者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4-01 浏览次数:

  
 

   央广网武汉3月27日消息(记者任梦岩肖源左艾甫)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随着武汉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扩散势头得到基本遏制,防控形势逐步向好,武汉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也进入最后攻坚阶段。

  
 

   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作为危重症病人救治定点医院,集中了全国最优质的专家团队。

  
 

   21支医疗队和武汉同济医院的医护人员一起,全力救治危重症患者。

  
 

   近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在同济中法新城院区的重症监护室记录了医护人员为挽救危重症患者所做的持续努力。 骨科医生游洪波和朱波查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任梦岩摄)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新冠肺炎危重症B12病区,收治的都是与新冠肺炎有关的危重症患者,骨科医生游洪波和朱波正在查房。

  
 

   护士:您是骨科?你看一下这个人。

  
 

   VSD(人工皮)我们肯定不会搞掉,但是他下面有渗液。 朱波:渗液在哪里?啊,负压这里已经掉了。 护士:那边具体是3期压疮还是不可分期压疮,我现在也不知道,如果按照我们来分的话,是不可分期压疮。 游洪波:他截肢以后,现在血细胞、白细胞都升起来了,所以它坏的地方有感染的倾向,当然我们已经加强了抗感染治疗,没截肢之前长期卧床的平卧位,肯定会形成比较大的肉疮。

  
 

   一位81岁的老先生确诊患有新冠肺炎,收治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新冠肺炎病情稳定之后,医护人员发现,他原先的糖尿病足变成了主要矛盾:右侧大腿发生了坏疽。 因为光谷院区没有负压手术室,又转运到中法新城院区来。

  
 

   重症医学科的卞毅大夫是这位老先生的管床医生。 卞毅说:“老先生有很多基础病,主要是糖尿病。 他血里面的糖分过高,相当于把这个人的人体都泡在糖水里面,老先生到我们这里的时候,他从脚趾头到髋关节整个是纯黑的。 ”病人从光谷院区转运至中法新城院区,横跨整个武汉(央广网发武汉同济医院供图)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加速了糖尿病足的进程,造成右侧大腿的坏疽,进而引发了脓毒症。 卞毅说:“这个污染已经导致了相关被污染区域里面的各种环境被破坏。 肺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他的心脏功能、肝脏功能也不好了,都出现了异常,所以我们要用一些机器、一些药物来支撑他的器官,这就是我们说为什么这个病人病情重。 ”怎么办?摆在医生们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卞毅说:“假设有一个工厂在排污,我想治理污染有两个途径,第一个是在下游治理污水,第二个是赶紧把上游的污染厂关闭,你觉得哪个方法最好?当然,把上游的污染源关掉是最好、最直接的方法,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关停感染源就是要把感染的整个腿截掉。 ”麻醉科副主任万里说,在手术之前,大家也讨论过,如此危重症的病人存活几率不高,做截肢手术还值不值得。

  
 

   万里说:“这种新冠肺炎确诊病人,情况很差,高龄。 手术做有没有意义?这是我们曾经思考的问题,因为要投入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挽救一条生命,但是医生就是救死扶伤的,不管病人多大岁数,生命对我们医生来说都是平等的。 所以只要有存活的可能、只要有希望,我们就应该去救治病人。 所以后来我们觉得手术还是要做的,因为他不做就是死路一条。

  
 

   把手术做了以后,虽然你冒着风险,但是病人可能会痊愈。

  
 

   ”手术现场(央广网发武汉同济医院供图)在征得患者家属同意之后,3月15日,同济医院的骨科、麻醉科、放射科、重症医学科,联手上海华山医院多次联合会诊,确定了手术方案。

  
 

   3月16日,手术举行。 截肢手术由游洪波和华山医院马昕副院长联合主刀。

  
 

   游洪波说:“我们所谓的时间窗口选择在刚好平稳的时候,我们做这个手术也是冒险的,不能保证他一定能够存活下去,但是有可能增加50%的希望。

  
 

   ”术前检查发现,除了坏肢、新冠肺炎外,患者坏腿内有血栓存在,手术中一旦发生脱落,患者有生命危险。

  
 

   这就需要“下腔静脉滤器置入术”参与进来。

  
 

   通俗地说,就是在大血管处放置一个滤网,既能保证血液循环,又能拦住随时可能脱落的血栓。

  
 

   同济医院放射科医生王梓说:“在做截肢手术之前,我们通过一个很小的创口,大概只有针眼那么大,从腿部的静脉回流到心脏的路径之间放置一个滤网,就相当于保护伞。 ”除了多层防护服之外,放射科医生的身上还多了二三十斤的铅衣,一共5层衣服之下,王梓说,正常情况下一个人20分就能完成的操作,那天,他们两个人花了一倍的时间。

  
 

   王梓说:“穿得像个洋葱一样,所以每一个操作都很困难,真的需要非常谨慎的去完成每一步。 ”参与手术的朱波回忆,那天,感觉自己是在高原上“动刀”。 朱波说:“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在某一个时间段憋气的状态还是非常明显的。 我们呼出的气体在口罩上凝结成水,它会使滤孔堵掉,过一段时间,口罩的通气性会下降。

  
 

   特别是到了手术室里,你到三级防护,或者套上防护面罩,缺氧的状态就会出来,就像你一下子到了高原的地区。 防护服不透气,就像雨衣一样。

  
 

   手术下来之后,鞋子里已经灌了一层的汗水了。 ”游洪波接受记者采访(央广网发武汉同济医院供图)平常一个小时的手术,同济医院与来自上海的支援医疗队,五个学科21人的顶尖医护力量,花了三个小时。

  
 

   手术成功,但是,在截肢的过程中,毒素也会随着血液循环系统流向全身各个脏器,目前这位81岁的患者还在重症监护室与病魔做斗争。

  
 

   卞毅说:“这些污染造成的损害——脏器功能衰竭,如果你不把它纠正回来,这个人就活不了了,所以我最重要的是先把他的命保证住,同时要维护他的器官功能。 ”从2月8日正式接收危重症患者以来,B12病区,32张床位共收治病人73例,目前在床11例。 卞毅说:“就是博一把,就是抢人。

  
 

   到目前为止,病房里全是年龄大的病人,没有一个我们准备主动放弃的,都是想办法往前冲,想办法救回来,这个人是我们到目前为止遇到的大困难,我们还不想放弃。

  
 

   ”病区里,一位患者是警察,几度病危,前不久成功脱离ECMO。

  
 

   负责B12病区护理工作的同济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熊杰说:“这个病人现在恢复到什么样子呢?就是今天早上吃早餐,昨天就已经下床了,他现在都要洗头了。 人嘛,欲望是不断增加的,刚开始是保命,命保住了,就要吃、要喝、要动、要洗澡,昨天要出去剪头发,要形象美了。

  
 

   有时候我们觉得满足不了病人的要求,他跟你犟的时候,挺生气的。 但是想想也挺开心的,他能给你提要求了,他躺在那儿一个要求都没有,我们还着急。 ”投入到新冠肺炎救治一线以来的这两个多月,熊杰说,经常会忘了自己。 “护士是不能离开病人的。 可能我在穿防护服的时候意识是最强的,我们到病人身边,就忘了保护自己,比如病人在咳痰,你就觉得没把这个东西搞顺,就像自己有痰一样的堵。

  
 

   第一时间就开始去处理病人了,处理完了才会觉得,他现在还是个传染病患者,不同于我们日常的工作场所。

  
 

   但是工作这么长时间养成的习惯,病人的需要是第一位的。

  
 

   ”管区内警报响起,后怕过无数次的熊杰和她所带领的、从各个科室抽调来的护士,放下手中的一切,再一次扑到病人前。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